咨询热线:13907385814
湖南律师
湖南律师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南贺春林律师网 > 成功案例

谭亲吉被控受贿罪撤诉案

来源:湖南贺春林律师网作者:湖南律师时间:2013-10-11

  一、基本案情

  2003年4月15日,涟源市人民检察院以涟检刑诉(2003)066号起诉书指控:2000年11月-2002年7月间,被告人谭亲吉在担任涟源市教育局局长期间,个人受贿22次共计62480元。2003年6月5日,涟源市人民法院以(2003)涟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谭亲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之后,被告人谭亲吉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03年9月1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3)娄中刑二终字第78号裁定书裁定将该案发回重审。2003年10月26日,涟源市人民检察院以涟检反贪撤字(2003)第03号撤销案件决定书决定撤销该案。

  二、控辩双方观点

  (一) 控方观点

  控方认为,被告人谭亲吉利用职务之便,在担任涟源市教育局局长期间,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个人受贿22次共计62480元,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二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被告人谭亲吉的刑事责任。另控方认为,被告人谭亲吉有自首情节,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

  (二)辩方观点

  辩方认为,被告人谭亲吉不构成受贿罪。理由如下: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所规定的受贿罪的概念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而被告人谭亲吉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所规定的受贿罪的构成要件。

  (1)主观方面,被告人谭亲吉根本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

  ①被告人谭亲吉自当上教育局局长开始就自设了一个“收受红包,退还红包”的登记本,记载了被告人两年来收受他人红包及退还他人红包的具体情况,说明他没有收受他人财物,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和动机。

  ②据蓝田教育办谭四光、石马山学区阳吉权、市一职中刘太平及邓光国等人亲自向政法部门出示的证明材料即陈述2002年3月9日市教育局召开的“全市电教工作会议”内容分析,被告人谭亲吉在该次电教会上,以自己收受的红包正在逐一清退的事实来警示全市各教师“以后禁止再向他送红包”、“不该得的一定不得”、“千万不要见利忘法”……据这一客观事实也能充分说明被告人谭亲吉在特定的工作岗位上根本就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

  ③据罗碧峰及刘子林等30余人亲笔书写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谭亲吉收受他们的红包后,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采取当面退还、托人退还或以送红包人的名义存进银行后将存折交给送红包人等各种手段退还红包。这些客观事实能充分说明被告人谭亲吉的良苦用心:自己坚决不收红包而又能让送红包人体谅,从这个角度也充分说明了被告人谭亲吉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

  ④据本案一审判决——涟源市人民法院(2003)涟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所认定的被告人收受王咸湘等14笔事实逐一分析,可以得出,被告人谭亲吉对于这些人送来的财物都有退还过或者有退还的想法,有些是当场即有拒收的意思表示,只是有些是因特殊原因没有退掉。

  (2)客观方面,被告人谭亲吉自始自终都未实施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更没有索取他人财物。

  经本案二审辩护律师对各行贿人及案件知情人的调查证明,被告人谭亲吉对于收到的财物都是多次与对方联系要求退还,并且也并未为这些人谋取利益,有些是已经退掉。

  2、根据公诉机关自2002年10月23日到2003年4月15日前后三次向人民法院出具的起诉书,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可以得出:公诉机关在第一次撤回对被告人谭亲吉的指控后,在没有新的事实和新的证据的前提下,重新起诉被告人谭亲吉属程序违法。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53条明文规定“……撤回起诉后,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不得再行起诉。”而公诉机关在2002年10月23日以涟检刑诉(2002)286号起诉书起诉被告人谭亲吉撤回起诉后,又于2002年11月11日出具相同序号的起诉书、第二次对被告人谭亲吉起诉时,既没有向法院提供新的事实,也没有提供新的证据;在第二次撤回起诉后,再于2003年4月15日以涟检刑诉(2003)066号起诉书再次重新起诉被告人谭亲吉时,还是没有向法院提供新的事实和新的证据。

  3、根据律师调查获取的证人袁喜花、唐仁初、张绍飞等人的证言可以得出公诉机关出具的证据来源有“刑诉逼供”的事实,由此也可以得出:公诉机关出具的相关证据的“采信度”值得推敲。

  三、律师承办过程

  2003年7月29日,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贺春林律师与湖南星奥律师事务所廖建华律师分别接受了谭亲吉的委托,担任谭亲吉的二审辩护人。在此之前,涟源市人民法院以(2003)涟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谭亲吉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律师通过查阅本案一审的证据材料并结合相关法律规定认为,被告人谭亲吉不构成受贿罪,原因是被告人谭亲吉的行为不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这也是本案的一个焦点问题。另公诉机关还违反检察院办理刑事案件诉讼规则,违法重新起诉。

  律师认为,要判断被告人谭亲吉是否构成受贿罪,必须要从谭亲吉是否符合受贿罪的主观和客观要件方面进行分析,即主观上,被告人谭亲吉是否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被告人谭亲吉是否实施了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是否索取他人财物。律师翻阅了本案一审的证据材料(包括了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材料以及一审中被告人提供的证据)后认为,一审中的部分证据可以证明被告人谭亲吉不具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一个是被告人谭亲吉自设的“收礼登记本”,一审中公诉人员用以证明收受贿赂的对象、时间及金额等事实。但律师通过仔细阅读这本登记本,发现它不仅是一本收礼登记本,同时也是一本退礼登记本。这本登记本中记载了某年某月某日,谭亲吉收了某某的多少钱礼金,然后过了一段时间,谭亲吉又将收受的礼金退还给了送礼人。二个是蓝田教育办谭四光、石马山学区阳吉权、市一职中刘太平及邓光国等人亲自向政法部门出示的证明材料,证明了被告人谭亲吉在公开场合以自己收受的红包正在逐一清退的事实来警示全市各教师不要给他送红包的事实。三个是罗碧峰及刘子林等30余人亲笔书写的“情况说明”证实,证明被告人谭亲吉收受他们的红包后,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采取当面退还、托人退还或以送红包人的名义存进银行后将存折交给送红包人等各种手段退还红包的事实。四个是一审判决中也认定了被告人谭亲吉对于送礼人送来的财物有些已退还过,有些已经退还,有些是因种种原因没有退掉的事实。以上事实均足以证明,谭亲吉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和动机。

  针对被告人谭亲吉是否实施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律师分别对包括“行贿者”及其他知情人共计14人进行了逐一调查,并制作了调查笔录。这些曾经给被告人谭亲吉送礼的人证实了,被告人谭亲吉收到的礼金有的是人情往来,有的虽然送礼是别有目的,但被告人谭亲吉都没有给出任何承诺,实际也没有为他们谋取利益,并且谭亲吉已将钱退给他们。同时针对“证人易卫兵和张绍飞给被告人送礼后,被告人家中被盗,但被告人谭亲吉仍然承诺公安机关破案后就退钱给他们,如未破案则赔钱给他们”的事实,除了调取了这二人的证言外,律师还向涟源市公安局调取了证据证明:“2002年9月,谭亲吉家中被盗,被盗物品有红包四个等物”。针对被告人谭亲吉将送礼人刘太平送来的财物错误地退还了自称是刘太平妻子(其实不是)的人,律师除了对知情者刘雄辉、刘卫红、毛元珍、毛思南进行调查外,还向涟源市公安局调取了谭亲吉向公安局报案反映刘太平的红包退错被骗的情况记载,予以相互印证。另外,除了收集证据证明被告人谭亲吉并未实施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外,律师在对证人的调查中,还调查到了涟源市人民检察院在调查询问证人的过程中存在威逼证人的情节,这就使得公诉机关出具的相关证据在真实性、合法性方面值得怀疑。

  在二审庭审中,律师将调取的证据一一向人民法院出示,并且根据以上观点发表了详尽的辩护意见。

  四、承办结果

  2003年9月1日,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3)娄中刑二终字第78号裁定书裁定:因上诉人谭亲吉犯受贿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涟源市人民法院(2003)涟刑初字第80号刑事判决,发回涟源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之后,涟源市人民法院迫于在客观事实面前被告人谭亲吉的行为确实不构成犯罪等原因,建议公诉机关撤案。2003年10月26日,涟源市人民检察院以涟检反贪撤字(2003)第03号撤销案件决定书,认定犯罪嫌疑人谭亲吉主观犯意不确定,认为其行为不以犯罪论处,决定撤销本案。

  五、律师解说

  本案是一起比较典型的冤假错案。本案的被告人谭亲吉在担任涟源市教育局局长期间虽然多次接受他人礼金,但是并没有非法占有这些礼金的主观目的。事实和证据证明了,被告人谭亲吉在收到礼金后都陆续地退还给了送礼人,并且还以此教育全市教师,不得再向他送红包。而且这些给谭亲吉送礼的人也纷纷出来证明了他们并没有因为给谭亲吉送礼而受益。虽然其中部分人调动了工作岗位,但都是通过正规严格的程序才予以调动的,有些人的调动甚至与谭亲吉当时所处的职位没有任何关系(如唐仁初,当时谭亲吉是主管勤工俭学的副局长,而唐仁初工作调动则需教育局党组研究决定)。并且办理本案的涟源市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也有很多违规之处,如在取证过程中对证人进行威胁;在第一次撤回对被告人谭亲吉的指控后,在没有新的事实和新的证据的前提下,重新起诉被告人谭亲吉等。

  受贿案在我国一直都是一类敏感的犯罪案件,往往带有政治色彩。由于人民检察院对于自侦案件都特别慎重,且大多有相关领导督办,所以在公诉过程中非常强势。因此大多数律师在办案受贿案件的过程中,只会根据公诉机关向人民法院提供的证据进行辩护,很少有人主动去调取有利于被告人的相关证据。而此类案件又恰恰需要律师对人民检察院的取证程序进行监督,对其取得证据的真实性予以核实。因此办理此类案件,首先是结合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与依据的证据,认真听取被告人的意见。如果被告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的事项与事实不符或者证据非法或不真实,律师则需要根据被告人提供的线索调取相关证据,为被告人争取应有的权益。本案获得成功的原因正是因为律师大量针对性的取证证明了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以及依据的证据不可采信,才使得二审法院依法将本案发回重审,使得涟源市人民检察院最终撤销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