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907385814
湖南律师
湖南律师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南贺春林律师网 > 刑事辩护

如此抗诉能否成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抗诉辩护词

来源:湖南贺春林律师网作者:湖南律师时间:2014-04-25
                           周兴雨逃税(抗诉)案律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周兴雨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被告人周兴雨的辩护人。作为周兴雨的辩护人,在充分尊重该案客观事实及法律明文规定的前提下,发表如下辩护观点:
1、(2012)娄星刑初字第530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周兴雨行为的认定及定性是准确的,适用法律也是正确的,在对案件审理过程中的程序也是合法的;
2、结合该案的证据材料及相关法律规定,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所述抗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且与该案客观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相违背。
一、(2012)娄星刑初字第530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周兴雨行为的认定、定性是正确的,适用法律也是准确的,程序合法。
要判定某个案件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首先要审查的是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具有社会危害性,是否与某一具体罪名所界定的“犯罪构成要件”相吻合;同时在适用该罪名时,也同样不能生搬硬套,还须结合刑法理论、立法原意、法学基础理论等来综合考量。
针对本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兴雨的行为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就必须要使被告人周兴雨的行为同时符合该罪的四个犯罪构成要件即①侵犯的客件是国家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监督管理制度;②客观方面表现为“没有货物购销而为他人、为自己、让他人为自己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即使有货物购销但为他人、为自己、让他人为自己、介绍他人开具数量或金额不符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进行了实际经营活动,但让他人为自己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行为”。而实施这些行为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使所开具发票不能反映出交易双方进行实际经营活动以及应纳或已纳税款的真实情况,主要体现为“票与物或经营项目不符、票面金额与实际收入的金额不一致”;③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且一般均具有牟利的目的,且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骗取(抵扣)国家税款”;④主体系一般主体。
同时刑法意义上的“虚开”含义是“没有缴税而伪装缴税”(“逃税”是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使国家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税款)。
综合上述法律规定、刑法理论,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就不难得出一审法院对被告人周兴雨行为的定性论述、适用法律条款等系正确的结论。
娄星公刑诉(2012)537号起诉书指控的八次事实除第三次外,其他7次行为从具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上反映出的货物数量、金额与侦查机关查实的交易双方实际经营的数量、金额等均是相符的,虽然交易方名称不一致,但实际交易双方明细对帐单、会计帐薄等证据上均能反映出同时期均有支付货款、煤款及缴纳税款的事实。根据交易双方在交易过程中的行为,被告人周兴雨的行为根本不符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构成要件,其仅支付价、税款合计为12.5%费用之行为所体现出来的直接动机、目的就是为了少缴应纳税款,使国家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税款(17%),而并不是为了追求“没有缴税或伪装缴税”之目的。一审法院对该7次事实确定为“逃税”行为是正确的。
至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三次事实,交易双方的直接目的就是为了使生效的“煤炭购销合同”能够顺利履行,主观上也确实没有抵扣国家税款、不缴税或伪装缴税之故意,客观上也确实没有给国家税收造成任何损失,其行为本身从某种程度上讲也不具有社会危害性。故一审法院对该次事实不作为犯罪论处也是符合法律明文规定的。
二、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抗诉理由不成立,抗诉理由既与本案的客观事实不符,也与法律规定相悖:
1、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的第一个抗诉理由为“骗取国家税款”并不是《刑法》第205条构罪的构成要件,并以此抗辩一审判决对原指控第三次事实不构成犯罪之理由。
针对该理由,首先要陈述的是公诉机关所犯之错误系“教条主义”错误,属典型的“生搬硬套法律条款”。如果仅从条文字面上去理解《刑法》所规定的罪名,那不是只要识字的人都可以从事法律工作?那还需要去学什么法律专业、法学基础理论等?那还需要搞什么全国律考、全国司考?
其次要讲的是“犯罪”具有三性即“刑事违法性、社会危害性、应受惩罚性”。《刑法》每个条文、每个罪名的出台都是有特定前提的,同时为了正确理解《刑法》上所规定的具体罪名、同期也有大量的司法解释出台。立法者如此作的动机、目的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正确理解、运用《刑法》上所规定的每个特定的罪名、以正确适用《刑法》。现在被告人实施的该次行为连社会危害性都没有,谈何应受惩罚性?谈何构成犯罪?
2、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的第二个抗辩理由为:被告人所开具的发票中体现出的出票人与受票人之间的货物流、资金流和票据流即“三流合一”不一致,并以此作为认定“虚开”的关键来判定起诉书指控的第三次事实系犯罪。
针对该理由,首先要讲的是套用公诉机关抗诉的第一个理由即《刑法》第205条所规定的罪名描述是没有“三流合一”等类似规定的,纯属公诉机关自个陈述的所谓理由,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
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规定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公诉机关所陈述的“三流合一”之理由也是无法律依据支撑的;
最后,刑法意义上的“虚开”是指“行为人没有缴税而伪造缴税的行为”,试问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第三次事实,行为人没有缴税吗?行为人伪装缴税了吗?
3、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的第三个抗诉理由为:以第二个抗诉理由即“三流合一”之观点来作为抗辩一审判决认定其他7次指控事实不构成犯罪之理由:
针对该理由,首先要陈述的是刑法意义上的“虚开”及“逃税”的特定法律含义,“虚开”的法律含义为“没有缴税而伪装缴税”,“逃税”的法律含义为“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使国家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税款”。根据“虚开”及“逃税”的法律含义,结合被告人周兴雨的该7次行为,不难得出对其行为只能界定为“逃税”行为的结论;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规定若干问题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已对《刑法》第205条所规定的罪名作了详细、详尽的解释,也并不是公诉机关所简单理解的“三流合一”;
最后,一审法院根据庭审查明的实际情况,考虑到交易方进行了实际的经营活动、开具发票的直接目的和动机就是为了少交税款及保障经营活动的顺利进行等理由,结合法律的明文规定,对被告人周兴雨的行为定“逃税罪”完全合乎该案客观事实及法律,无任何不当或不妥之处。
综上所述,本辩护人认为:娄星检公刑抗字(2013)1号刑事抗诉书所述的三个抗诉理由既不合乎一审已查明的客观事实,也无充足的法律依据,且与法律明文规定相违背。故建议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其抗诉请求,维护被告人周兴雨的合法权益。
 
 
辩护人: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
                                      贺春林  律师
2014年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