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907385814
湖南律师
湖南律师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南贺春林律师网 > 刑事辩护

如此行为能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吗?--谈吴**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案件

来源:湖南贺春林律师网作者:湖南律师时间:2014-04-25
                                       被告人吴柏容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案
                                                  律 师 辩 护 词
 
新化县人民检察院
我是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律师,也是贵院审查起诉案件被告人吴柏容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案件被告人吴柏容的辩护人。我依法接受律所指派之后,详细地查阅了该案的所有案卷材料,也与被告人吴柏容谈话、详细了解了该案所涉及事实的详细经过,在此基础上,结合相关法律规定,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一、被告人吴柏容不具有“毁坏公私财物”的直接故意
《刑法》第275条规定,要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行为人在主观上必须要具有“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的直接目的和动机。
依据新公(治)诉字(2013)0349号起诉意见书所认定的事实,结合被告人吴柏容的供述(2013年8月16日供述)及证人马权辉的陈述(2013年8月20日陈述),被告人吴柏容请马权辉在新化六中拟建“田径场”荒地(砌毛坯路之地在2010年12月17日-2013年9月9日间还未建田径场、属于一片荒草地)上砌毛坯路,直接动机和目的是为了向新化六中施压、讨要其应得的工程款;同时马权辉在施工过程中不慎将自来水管道挖坏,也出乎吴柏容意料之外。而在2013年7月1日,吴柏容与其他人一同去新化六中拟建“田径场”的荒草地上建围墙等,其直接目的和动机是为了讨回新化六中原征收田地(拟建田径场)但却闲置达十余年的良田。据此,依据“主观与客观相一致”的原则,被告人吴柏容一系列行为的出发点均与“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无关。
二、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没有侵害新化六中的公私财物、也没有侵犯新化六中财物的所有权
刑法上界定的“公私财物”特征为:
1、该财物能够被人们所控制和占有;
2、该财物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
3、该财物能够被移(挪)动;
4、该财物属于他人所有。
故行为人要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其行为侵害的对象必须是公私财物,侵害的客体必须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
据新价鉴字(2013)17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新化县公安局之所以要对被告人吴柏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及移送贵院起诉,原因就是因为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损坏了新化六中当时还未动工兴建的“田径场”。而据客观事实,新化六中拟建“田径场”所圈占的土地到2013年8月29日一直还是一片荒草地。被告人吴柏容2013年8月16日刑拘以后,新化六中才于2013年9月9日开始在该荒草地上动工兴建其所谓的“田径场”。故结合刑法上所界定的“公私财物”槪念,新化六中的“田径场”根本不属于刑法上所界定的“公私财物”范畴(在2010年12月17日其所谓的“田径场”就是一片荒草地)。
据上,依据客观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既未侵害新化六中所有的财物,也未侵犯到新化六中财物的所有权,故新化县公安局以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损坏了当时子虚乌有的新化六中“田径场”为由刑拘被告人吴柏容是错误的,移送起诉被告人吴柏容更是荒诞之至。
三、被告人吴柏容在客观方面没有实施故意毁灭或损坏公私财物的行为
刑法上的“毁灭”是指用焚烧、摔砸等方法使物品全部丧失其价值或使用价值;刑法上的“损坏”是指使物品部分丧失其价值或使用价值。
1、被告人吴柏容在新化六中近10余年未使用的荒地上建围墙及砌毛坯路不属于故意“毁坏”或“损坏”公私财物的范畴,仅属于不当使用他人(或单位)土地的行为,因为该块荒地未因被告人吴柏容的上述行为部分丧失其价值或使用价值;
2、被告人吴柏容在安排马权辉等人在荒草地上修路时,马权辉在施工过程中,不慎损坏新化六中的自来水管道,出乎被告人吴柏容的意料之外,也不应将其纳入故意毁灭或损坏公私财物的范畴;退一步来讲,即使属于故意毁坏了新化六中的财物,但也因未达到数额较大(价值5000元)或情节严重之程度,同样不构成犯罪。
四、被告人吴柏容的行为仅属民法上所界定的侵权行为
1、吴柏容在新化六中欠其工程款多年的前提下,为向新化六中施压、安排人员在新化六中圈定的征收范围土地上修筑毛坯路,仅属于不当使用土地的行为,侵害了新化六中所征收土地的合法使用权,应属民事侵权行为;
2、新化六中因吴柏容的民事侵权行为,致使新化六中在平整该块土地过程中多出了一笔“平整土地费用”,完全属于民法调整范围内的民事侵权纠纷,新化六中完全可以通过采取民事诉讼途径来维权或救济。对此类民事纠纷,公安机关将此升格为刑事案件来处理、干涉民事纠纷,完全是违法的,也是极不妥当的。
五、新公(治)诉字(2013)0349号起诉意见书所认定的主要事实依据不足
新化县公安局认定被告人吴柏容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的主要依据就是“新价鉴字(2013)17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并以此作为对被告人吴柏容立案、定罪的证据。但该份证据存在如下问题:
1、“新价鉴字(2013)17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鉴定的依据为新化县公安局所提供的“言词证据”( 无“田径场”设计方案、图纸等),仅凭“言词证据”怎能鉴定?
2、“新价鉴字(2013)17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是对吴柏容2010年12月17日的行为“估价”,怎能以“2013年7月22日至2013年8月12日”为“价格鉴定作业日期”?
3、《刑事诉讼法》第146条规定“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既然新化县价格认证中心能对吴柏容前三年的行为所造成的损失“估价”,那在被告人吴柏容对此鉴定不服、依法提出重新鉴定申请后,其他价格认证中心怎么就不能做或做不出呢?如此的话,被告人吴柏容的合法权益怎能得到法律保护?
4、新化县价格认证中心所鉴定的“田径场”在2013年9月新化六中动工兴建“田径场”以前,系一块荒草地,价格认证中心对“一片荒草地”进行“想象鉴定”,不知有何意义?这样的鉴定结论还不能重新鉴定、能作为刑事案件定案的证据使用吗?
综上所述,作为被告人吴柏容的辩护人,建议贵院在对被告人吴柏容审查起诉时,严格审查该案客观事实,并结合《刑法》第275条之规定,依法对被告人吴柏容不予起诉或建议公安机关尽早撤案,以切实维护被告人吴柏容的合法权益。
 
 
 
 
                             辩护人: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
                                        贺春林  律师
                                      2014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