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3907385814
湖南律师
湖南律师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是:湖南贺春林律师网 > 刑事辩护

检察逼供造冤案 法院奈何当帮凶(转发)

来源:湖南贺春林律师网作者:湖南律师时间:2014-04-25
                                   检察逼供造冤案 法院奈何当帮凶
                                             -----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违法办案纪实披露
尹建华系无锡市烟草公司办公室副主任,2010年内退。其有一名部下职员因受贿被检察查办。此人为了立功,便举报曾经对他一些经济行为提出过严厉批评的尹建华可能受贿。南长区检察院的反贪侦办人员如获至宝,为了邀功请赏、仕图升迁,采取非法拘禁、软暴力刑讯逼供、威胁、恐吓、利诱、骗供等手段取证。案件侦查终结移送起诉后,到案件诉至南长区法院、直至法庭质证阶段,侦查机关及其侦办人员为了不让违法行为被揭露并阻挠关键证人说出真相,严重违反法律的案件管辖规定,多次反复对关键证人进行威胁取证,阻拦关键证人出庭作证,拦截关键证人接受合议庭的证据复核。
南长区法院则对侦办机关的严重违法、甚至是涉嫌犯罪的侦办行为熟视无睹,对辩方合法且合乎客观事实的辩护观点置之不理,以虚伪的态度,避重就轻、避实就虚,以侦办程序违法是“瑕疵、不影响合法性”为由,作出虚伪的判决并认定尹建华有罪。充当检察院侦查人员违法办案、制造冤案的帮凶,树立党和政府新的对立面,酿成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为了鞭策南长区检察院总结、学习如何依法执法、依法办案,也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再无穷地受到那些携公权于身、披着法律外衣的违法司法人员侵害。特将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侦办机关及其侦办人员的违法事实公之于众。有正义感、有敢于执义仗言的新闻媒体、法制记者,可以向南长区检察院、南长区法院去采访案件侦办与审理的事实真相,看看他们是不是讳莫如深、三缄其口。欢迎采访辩护人(贺春林,湖南宇能律师事务所律师)或者尹建华的直系亲属,追寻案件事实真相。
尹建华的亲属罗浦强18018339598
尹建华的亲属江跃波13806180555
附:
1、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违法办案主要事实一览表
2、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法院(2013)南刑二初字第0136号刑事判决书
3、尹建华受贿案律师辩护词(一审)
4、侦办人员阻挠证人出庭作证、拦截证人的证人证言、电话通信记录
 
无锡市南长区检察院违法办案主要事实一览表
违法
项目
 
违法内容
 
违法证据列举
 
控方举证
诡计
 
法庭
帮凶
 
 
备注
 
 
非法拘禁,涉嫌犯罪
 
尹建华于2013年7月25日晚9时许被传唤后至7月28日凌晨,才被立案、刑拘。期间50多小时限制尹建华的人身自由。同时,违反传讯连续与间隔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的法律规定。
7月25日下传票,之后没有传唤手续,至28日凌晨在看守所办理刑拘手续  
 
控方在庭审中不敢举此证
 
 
不理睬辩方质疑
①宪法第37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刑事案件中,公民在没有被司法机关依法立案或采取法律强制措施之前,其就是一个正常的自然人或公民身份,其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②软暴力、威胁、恐吓获取言词证
 
 
 
侦办人员7月25日晚9时许至7月28日凌晨,强制不准尹建华休息、睡眠。侦办人员7月22日至26日,控制证人顾康伟,其中前2天2晚强制不准休息、睡眠。对2人车轮式审讯、威胁、恐吓,推毁意志,达到征服之下取证之目的。
 
 
 
 
检察文书
 
 
 
 
 
控方在庭审中不敢举此证
 
 
 
 
 
 
不理睬辩方质疑
 
 
 
③骗供、诱供
 
 
7月28日侦办人员为了达到要尹建华自供、自述有罪目的,欺骗利诱帮助搞自首材料,给尹建华作自首审讯笔录,侦办人员与尹建华均在该笔录上签了字。
 
 
 
公诉人法庭称审查起诉中已作非法证据排除,拒不移交法院。
不仅私自扣押此证据不移送法院在庭审中也不敢举此证  
 
不依法依职,责令检察移送该证据
③法律规定必须全面收集证据,全案移送证据。辩方依法申请调取,法院应当责令补充调取证据,检察院无权扣押。
 
 
 
 
 
弄虚作假制作口供和同步录音录 像
庭审播放审讯尹建华同步录音录像,只听有人说话和有书记员操作电脑动作,却不见有书记员打字;录音讲话内容与笔录文字内容不一致;被告人、关键证人的笔录,除去书记员休息、阅读与签字的时间,边审问边记录时间最长7分钟一页A4纸、时间最短的关键证人冯桂林的证词3分钟一页A4纸的记录速度。不是速记员的书记员,都是复制、粘贴套用原有的电子文档笔录。  
 
 
 
卷宗文书记录、同步录音录像资料显示
不能举证同步录音录像的法律规定却荒唐诡称是检察院内部规定可不遵守 对辩方质疑装作聋作 哑 ④违反侦办职务犯罪案件制作同步录音录像规定,讯问人与制作人职能分离原则,录前报批、录后各方人员签名,专门封存、技术保管等等规定
 
 
 
 
⑤违反案件管辖规定肆意妄为提讯与取证
 
 
 
 
案件侦查终结移送以后,侦查部门无权再管辖案件及进行调查与取证。除非受具有管辖权部门、机关的依法要求与委托。本案侦办人员为阻止被告人、关键证人自愿真实叙述案情,反复多次在审查起诉阶段、法院审理阶段,提讯被告人、传讯关键证人进行威胁或录取口供证词。
卷宗材料、被告人当庭陈述。原侦办机关6、7人带录音录像设备,提讯5小时,劝说威胁供述,企望再次录取口供;被追问后,只好说是受检察院领导委托。  
控方与合议庭在辩方强烈要求下,也举不出具有法律依据要求下的补查证据。
审判长曾在庭前会议上有意为控方担责称是法院委托的可到庭审时辩方要求出示法律依据却没有。 ⑤庭审中,在辩方的反复质疑与要求下,公诉人、合议庭均不能提供要求或委托原侦查人员提讯被告人、补充向关键证人录取口供证词的法律依据及文书。如卷宗中有了这样的法律文书,也系伪造,系非法。
 
 
 
⑥阴谋阻挠关键证人出庭作证
 
 
法院于2013年12月25日决定并通知次年1月2-3日开庭审理尹建受贿案,同时告知辩方,已通知关键证人顾康伟、冯桂林出庭作证,2证人同意。奇怪的是到12月30日,法院又告诉辩方,2证人均因病不能出庭作证。更奇妙的是在1月2日的庭审中,控方竟然举出顾康伟12月30日再次向原侦办人员作证的证词。
2013年12月30日向原侦办人员调查顾康伟的证词;原侦办人员从12月25日起至1月3日与顾康伟频繁电话联系的通信详单 控方举证顾康伟12月30日向原侦办人员的证词,证明给尹建华送了钱。  
 
 
 
只能是装聋作哑,坐山观控辩双方争斗。判决书上避而不谈。
 
 
⑥虽然暂且没有去查证侦办人员对关键证人冯桂林采取了什么样的诡计动作,但从他们对尹建华、顾康伟的行为上看,法理上的合理怀疑,司法实务上的法律推断,有良知的人都是明白的。他们对另一名关键证人冯桂林是不可能轻快放过的。
 
 
 
 

阴谋拦截证人,预防关键证人讲出真相
 
1月2日的庭审中,合议庭见辩方强烈质疑控方所举顾康伟证词的合法性、真实性,临时联系顾康伟,顾同意第二天到法院接受合议庭的证据复核,合议庭因而邀请控辩双方参加旁听。可当晚和次日早晨,侦办人员频繁联系顾康伟,第二天早晨顾康伟8时30分许应邀到反贪局副局长姚小平办公室,9时10分左右走出检察院大门,到他应该去的法院。
 
早有预料的辩护人安排的监视人的证言;原侦办人员从1月2日晚至1月3日与顾康伟频繁电话联系的通信记录。
 
 
 
 
哑口无言
 

侦办人员为了阻止关键证人顾康伟在接受合议庭复核证词时,抖漏了他们的丑行,还原了事实真相,便争分夺秒地赶在顾康伟到法院之前,将顾康伟传唤到检察院,以便完成对顾康伟发出“必须作证送钱给了尹建华”的最新威胁和“不追究其行贿罪”的最新安全保证。